首页 >戏曲漫谈>名家评论

言罗家西京事 传你我他真情——谈秦腔现代戏《西京故事》的艺术创作
时间: 2012-09-27          点击量: 236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  智联忠

     73日、4日,由陈彦编剧、查明哲导演的秦腔现代戏《西京故事》,作为2011年全国现代戏优秀剧目展演的参演剧目,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为京城观众倾情演出,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剧作主要通过对罗天福一家生活贫苦、艰辛、坎坷、波折的摹写,讲述了西京城普通人的生活状态。对西门锁一家与大杂院里工人生活的再现,反映了当下诸如农民工问题、城乡问题、人脆弱的精神状态等诸多问题,用真实、真切的语言传达了真情,与观众形成了共鸣,赢得了他们的阵阵掌声。该剧虽然主要讲述的是罗家的生活境遇,但是反映的是社会的普遍状况,用戏曲艺术的表现形式传达了你、我、他每一个社会个体的真实情感。

    第一,罗天福一家在西京城的生活境遇,浓缩了进城打工养家糊口的农民这一群体的生活状况。罗天福的女儿罗甲秀、儿子罗甲成先后考上了大学,为了支持孩子上大学,罗甲成一家来到了西京城,住在了南城堡子状元巷,这西京大杂院就坐落在紧挨古城墙、接连菜场、背靠文庙的城中村。来到西京城的罗家人,希望通过打千层饼的手艺赚钱、生活,圆一个美好的西京梦。这个梦的波折、坎坷,在戏一开始就已经有所预言了:甲成对房东西门锁的混蛋儿子金锁调戏自己的姐姐,无法忍受,上手打了他。金锁卧地不起,大喊大叫,房东妻子阳乔大造声势,招来了街道办副主任,却原来是金锁在和“小舅子”甲成闹着玩,罗家与西门一家的矛盾也由此展开了。西京城的生活并没有使罗家幸福起来,靠卖饼还是比较困难的,加上甲成用扁担打了金锁以后,一家人生活的艰难就更凸现出来了。这样的描摹,充分反映了当下农民进城以后的实际状况,不是致富奔小康,而是生活乱着忙,在城里生活,难啊!甲秀深知父母生活的艰难,自己做家教,做校园环保拾垃圾。甲成从同学童薇薇嘴里得知以后,感到羞耻,连连解释“我们家很富有”,拾垃圾不光彩,甚至丢人,这样的认识不光是罗甲成,这些所反映的是整个社会的思想认识和价值判断。罗天福夫妇俩起早贪黑地拼命劳作,换来的也不是生活的美好,当命运的困难逼近一家人的时候,卖掉紫薇树的想法时时出现。与罗家家境不同,大杂院房东西门锁一家过着奢华、糜烂的生活,整天赌博打麻将,儿子也是个纨绔子弟。他们一家生活的低俗、空洞与罗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不同阶层、不同身份人的生活状况的展现,不仅仅言说的是罗家,它反映的是整个时代普遍的社会现象,是艺术对生活真实的反映。

    第二,《西京故事》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是当下社会中真实个体的缩影,是广大民众所熟知的形象。勤劳、忠实、默默无闻的父亲罗天福,体现了农民踏实肯干、不屈不挠的精神。为了孩子们能上学读书,增长知识,他不辞劳苦年复一年地劳作着,尽管两个孩子上大学一年要花三万多,但他还是挺直了腰杆来到西京城卖千层饼。来城里找活干,要招人眼色,房东婆阳乔时不时还会刁难、诬陷他们,这些罗天福都在忍受着。儿子对生活的不满、灰心与怨恨,在他这里一次次地消解,他给这家人的是最美的希望和最强大的精神支持。西门锁、阳乔二人的形象也比较饱满,西门锁有钱没文化,生个儿子也不争气,老婆又那么霸道,但是其实他人并不坏,对租房人还是比较好的。他和阳乔吵架一段,以及老婆每次和社区主任拌嘴时他的劝说,都体现了他内心的善良。阳乔则体现出一副霸气与无赖,她看不起下层人,唯利是图,蛮不讲理。着过多次火的旧电线,她就是不想换,最后这笔账还是算在了自己头上,房子着火了。然而,当人们的生命极端危险的时候,她还在担心着自己的“文物”(嫁妆)安全,众人不顾危险冲进去,换来的只是钱财的安全,这着实让人心寒。租房的房客们,对于西门一家甚不满意,然而没有人有更多的反抗,多数也就嘴上说说而已,敢怒不敢言。这一点上,有谁又有罗甲成的反抗精神,不甘现实的勇气呢?甲成他虚荣心强,深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底细,不想让人认为他家境不好,不想让人看不起,不想博得别人的可怜;另外,透露出的则是他极大的功利性,眼前的利益让他失去了信念,丢掉了生活的信心。他矛盾的精神状态、痛苦的生活选择、无奈的现实境遇,恐怕也是当下诸多大学生、年轻人所面临的吧。从这些形形色色不同的人物形象中,似乎我们都会发现自己的影子,在舞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这些角色的感情似乎成了我们自己的感情,真实,深刻

    第三,剧作运用戏曲艺术的表现形式,传达了人物的情感和文本的意蕴。第一场,电线着火,众人翻跟头,上蹿下跳的动作,恰当地运用了传统戏曲的基本动作,而且舞台上动作非常美,救火的紧张气氛也着实体现出来了。第三场中金锁喝酒后,醉态中他吟唱着“昨夜蹦迪到今早,出门遇条大藏獒。逗狗碰着鹦鹉鸟,会说周末您逍遥。中午又是同学叫,开心喝得有点高。好象踢了狗肉煲,还给桌上攮一刀”,以长条板凳为舞台支点表演的一段板凳舞,舞姿优美漂亮,舞蹈、唱词与人物的性格相互融合,同时又具有很强的趣味性和观赏性,观众也非常喜欢。第四场中,罗甲成与童薇薇约会,以书册为支点进行的边舞边唱的表演也十分巧妙。舞台布景上,大杂院、罗家小屋、青春美丽的校园之间来回便利巧妙的切换,运用得也比较好。另外,在服装的设计上,用浮面花型代表了破旧的衣衫,反映了罗家人艰苦的家庭境遇,这在现代戏服装问题方面的探索和创新也是值得肯定的,不过还需要在设计上再提高、美化。剧中地方化的语言和言语表达让该剧增添了诸多的魅力,人物性格、人物形象也因此而更加突显,同时还传达出了大西北浓厚的文化气息。这些与传统戏曲秦腔相融合,使情感的传递更为深入、到位。

    《西京故事》作为反映当下生活的秦腔新作,对广大普通民众进行关注,塑造了典型的人物,弘扬了勤劳、坚毅的民族文化精神,触动了观众的心,感染了观众的情。在此基础上,继续提高、完善,一定会成为继《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之后优秀的现代戏“第三部曲”。

 

Copyright 2016 陕西戏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0929号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