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曲漫谈>名家评论

我们的《西京故事》,我们的心灵洗礼
时间: 2012-09-26          点击量: 1216

                                  西安美术学院 08级国画系 李凌飞  

    在一个淅沥的雨天里,学校组织我们去看现代秦腔剧《西京故事》,因不了解,大家难免觉得有些不情愿,一些同学已经小声抱怨着了,雨声继续淅沥在自己的淅沥里,车里的我们,以口角的余嗔仿佛阻止着雨声淋湿自己。      排队,进剧院,雨声已经被隔断在外边,但一场心灵的雨却悄悄落满我们心底。现代秦腔剧?这已经不再重要了,在舞台上和我们随剧情波动一起变换的灯光的映照里,每个人的眼角都挂着一朵朵晶莹的小花,那是我们心灵的雨水,那是我们共同融化在《西京故事》里的温暖又带着苦涩的泪滴。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感受到这种震撼,这不是美国大片能够带来的头晕目眩,不是传销广告营造的虚假泛滥,这是我们每一颗心灵在自己真实的故事里的震颤,是细雨中风信子带来故乡的消息,是暗夜里相思藤上刻满青春的絮语。    

    在随后的讨论会上,大家激动地陈述着自己的感情,每个人的心跳都在感动里起伏,每个人的发言都不同,但那种和《西京故事》一样的真挚情感正像窗外淅沥的雨一样淋湿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灵。而我固执的认为这是一个没有完成的作品,真的,没有完成。我在想,好的作品不是在解答问题,而是在提出问题,在我们每个人心灵深处留下深深的印迹,打开长长的思索,古人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不绝的不是空气中电磁波的共振,是我们被深深打动的心弦悠悠的回响,是我们被淋湿的心灵久久的呼应! 

    《西京故事》,我们的心灵故事,我们灵魂深处绵绵不绝的淅沥雨声。      当带着我们共同的青涩身影的甲成对自己背负着生活做人的双重责任的老父亲谈起“尊严”的时候,我们为自己不懂事的影子羞愧万分,尊严!难道只有那些被名牌被虚荣支起来的衣架子,被不知所措的浮躁撑起的假面子才是我们要的尊严?难道那纯朴的乡亲的信任和支持,难道那对生命的执著信念和坚持,那不卑不亢的默默劳作就不是尊严?如果这样,那我们宁愿永远不要那虚伪浮躁的假尊严!我们还小,其实我们早该长大,因为父母在默默里已经渐渐老去,像村口的树,是身边的人。我们多虚荣一天,父母就多衰老一日!  

   “体面的生活”,当我们对父母说出这样的话时,我们应该为自己的无知而羞愧万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无私的赐予了我们身体和颜面,我们从未想着回报,却去责怪父母没有给我们“体面的生活”,我们简直不该领受父母那无私的赐予啊!想起在老平原上日渐衰老的双亲,泪水只有淹没愧疚的伤心的鼻梁。不由得就想起海子的几句诗:    

    妈妈又坐在家乡的矮凳子上想我     

    那一只矮凳子仿佛是我积雪的屋顶     

    妈妈的凳子     

    明天早上     

    霞光万道      

    我要看到你    

    妈妈,妈妈    

    你面朝谷仓      

    脚踏黄昏      

    我知道你日渐衰老。      

    日渐衰老的岂止是父母的容颜,更多的是他们对我们即使轻狂荒唐依然毫无怨言的期望;他们毫无怨言,坚持,等待,在晨昏的守望里鬓发皆白!我们,站在这个更多的是美好和未来的城市,接受着永远是希望和进步的知识,正该收起青涩、浮躁和偏执,用坚持和努力进取,回报斑鬓双亲,为这个伟大时代奉献我们青年开拓的勇气和进取的毅力! 

    为了我们共同的《西京故事》,为了我们心灵深处那淅沥的雨的洗礼!

Copyright 2016 陕西戏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0929号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