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曲漫谈>戏曲杂谈

严年新婚
时间: 2009-07-16          点击量: 409

    我院《周仁回府》誉满三秦。一次,到“严年新婚”一节,饰演严年的演员疏忽,忘带髯口就踩着鼓点上了场,舞台监督在侧幕后急得跺脚,两手在自己下巴上乱比划,演员茫然。当严年做出捋胡须的动作时,才发现没有那一尺多长的髯口,立即转身下场。这一下管服装的着了急,刚是光下巴,怎么能转眼就长出那么长的胡须?他急中生智给严年戴了个短黑胡茬茬,让其上场。并解释说:“严年新婚,你总得让他刮一次胡子吧。”

                            

Copyright 2016 陕西戏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0929号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