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曲漫谈>名家评论

古城神韵自春来
时间: 2011-09-22     作者: 秋 实      点击量: 961

——从《西京故事》到《送你一个长安》

 

  阳春季节,西安这块古道热土相继上演了两台大戏:秦腔现代剧《西京故事》和第三十届世界园艺博览会。一台使人激情荡漾,热泪盈眶;一台让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主题歌《送你一个长安》荡气回肠,浮想联翩。以审美形态观之,哲人有言:先行悦目悦耳,继而悦情悦意,再至悦神悦态,此谓审美三层次,依次凸现审美境界之“神韵”,进而达至心灵大美之深享也。感动兴叹之余,细想这两台戏,一为小戏台,一为大园子,空间内容不同,人文自然各异,但其表达的意蕴却表里相融,情志相通,大有高山景行之慨,让我在心灵的震撼与沉思中,油然走向对《送你一个长安》的神往和景仰。

  舞台虽小戏很大,意义影响巨且深。《西京故事》吮吸现实与时代的地气,紧贴平民百姓的内心情感,直面切入当今社会的重大主题,通过罗天福一家两代人的西京梦,他们在千年唐槐树下经历的种种矛盾冲突,挣扎磨难,洗礼转换,演绎了一场实实在在动人心魄的“中国故事”,其影响绝不在西京一地。该剧通过农民工、大学生两大社会角色的介入,将城市化、工业化大背景下城乡鸿沟、贫富差距、金钱至上、劳动卑下,道德滑坡、教育失落,文化与人性扭曲的诸多弊病与危机深刻地揭示出来。围绕罗天福父子、父女的悲苦挫伤、裂变和奋斗的经历,将原本一个家庭伦理剧推演成一出社会文化的伦理大戏,因而能紧紧抓住每个人的心,人人从戏中看到自己熟悉的影子,寻找内心精神的因子,随着剧中人一同感叹,一同咏唱。这里没有概念说教,没有高词大章,而是以我们民族文化绵长的伦理道德,以千千万万普通民众内心深处日用而不衰的行为准则,在激烈的剧情冲突中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思想力量,抗拒矫正着社会的不公和文化的迷失,坚守支撑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脊梁,给人以极大的感染力和震撼力。从而以血泪之声,彰显劳动光荣、读书向上、诚实正直、友爱向善、社会公正、和谐幸福等弥足珍贵的社会和人生的基本价值,使人从中获得极大的审美享受。这部现实主义力作中浸润着剧作者理想主义的追求,悲怆而又慷慨,苦难而又雄壮,不屈不馁,充满希望。因而它具有极其深厚的社会和大众的基础与品格,有着深刻的历史深度和未来向度,一旦登台便引起强烈的共鸣。

  该剧还别具深意,画龙点睛式地在整场戏中都安排出现三个寓意深远的象征性场景。一树千年唐槐,象征着民族文化生命的根脉;一翁东方老伯,中华文化伦理道德的守望者;一唱秦腔黑头:“慷慨激昂,还有点苍凉,不管日子过得顺当还是恓惶,这一股气力从来就没有塌过腔。”坚韧顽强,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号角。它们所阐释和表达的意蕴,与剧情如此巧妙地结合又远远超出了剧情所设置的现实关系,给人一种从历史沧桑中走来穿越时空不可遏制的神圣力量,这是一种带有神性意味与昭示的崇高和尊严。它将我们带入一种千年万载的天地大境界,使人思绪滚滚,悦志悦神,沉浸在久久不愿离去的感奋之中。

  应该肯定,《西京故事》主题开掘的深度与广度,反映生活的力度与丰度,其人物与思想所达到的厚度与高度,都实现了突破和超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与反响。它不仅是一台戏,一个戏曲精品,而且具有当代文化艺术创作探索与创新的典型意义。罗天福也不仅是个戏曲典型人物,他是一个平民伦理文化现时的代表性人物。其戏其人再经打磨提高,其意义作用可向《骆驼祥子》《祥林嫂》比肩看齐。文艺的永恒性价值就在于它可以促使人类心灵进行美好的历史性积淀。《西京故事》因它的厚重、宽广和深远,其意义不在于戏台,而在于心灵,在于历史,在于全社会。

  要说《西京故事》的艺术特色,我是外行,不敢惶论。但就其整体艺术审美效果而言,的确让人赞叹不已。整场戏在观众内心掀起阵阵巨大的情感波澜,多少人身不离座,热泪涟涟,把戏情带到了场外和家里边。先贤有言:“道始于情,礼生于情”(《郭店楚墓竹简》)。礼义道德的根本不是超验心性和外在的天地神灵,而在于人们内心的人情,这个人情亦有理性历史地积淀于其中,但它却是以普普通通、百姓日用而不知的人际感情为最后的实在。人性情感亦人格的培育,是文化艺术用心用力最重要的方向和地方,而对心灵情感的影响大小如何,也正是文艺作品品位优劣高下的最终检验。《西京故事》编剧陈彦先生天分之高,就表现在他将审美理想和深刻的思想内涵转化为艺术形式的非凡才能。他善摄人心,重情感人,在剧情的设置和语言场景之调度上匠心神意,出手精妙,高潮迭起又平易亲切,慷慨激昂又生活情趣,达到了情意相融,炉火纯青的境界。其艺术造诣与成就超越其前的《迟开的玫瑰》和《大树西迁》,迈上了艺术创作新的高峰,不由得叫人为之击掌。作为“中国新世纪导演”评选头牌的查明哲先生,在导演的二度创作中,突出秦腔秦韵的特长,又融合话剧、影视的手法与体验,突破戏曲小舞台的表演空间,对舞台进行立体三维全领域的调动,着力开掘塑造人物内心情感的新表现,十分精彩,引人入胜。罗天福的扮演者李东桥先生,天命之年演天命之人,他不仅用心而是用命在演,与罗天福血肉相融,身心为一,演戏演角儿,正是由于他的演绎,主人翁身上爆发出如此灼目揪心的道德情感力量,给人们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编、导、演俱佳配合的共同创造,为《西京故事》插上了艺术的翅膀,它将会飞得更高更远,继续着自己还没有结束的历程。

  其实,就在这短短两个月时间,《西京故事》已经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省上领导纷纷入场观看指导,专家学者座谈会上好评如潮,机关单位包场连连不断,北京外地来客戏曲招待也算是头一遭,特别可贵的是大学生专场,场场火爆,台上台下应呼如潮,农民工兄弟也情深意长写来感谢信。人们被作品深深地打动之后,是认真的思考,人们从戏中看到了责任、期望和担当。戏里第四场高潮中,父子冲突、甲成出走,罗天福痛不欲生,撕心扯肺、裂帛向天地声声泣泪苦诉之后,一句结语道:“老罗的担子,还要自己咬紧牙关往前扛!”我们的担子呢?民生、教育、文化、改革和发展、政府和社会,我们每个人肩上都有着老罗的担子,该不该、能不能在这转型发展的关键时候,咬紧牙关往前扛?!当有人将这个意思告诉我的时候,我很感动。《西京故事》还能走多远,得多少奖,都已经不是多么重要了,真正的好戏本来就在人心中,在历史与社会的情感中,在由它激发出来的精神力量中。有了这台戏和这个意识自觉,今年古城的春色显得分外明丽,十分地动人了。

  与小戏台相映成趣的大园子世园会,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在428日正式开园了,它的建成与缔造,无疑是古城人民的一个伟大创举。世园会总面积六千二百余亩,其中水域面积就达两千八百余亩。主会址广运潭,便是大名鼎鼎的唐玄宗天宝年间在此举办水运博览和商品交易会的地方。千年一瞬,世纪沧桑。上世纪末,这里还是荒丘一片,垃圾成山,浐灞呻吟,河滩脏乱,灞柳依依今不在,游人何处寻长安。而今登临长安塔举目四望,长安花谷、五彩终南、丝路花雨、灞上新虹、海外大观,尽收眼底,万紫千红总是春,“一日看尽长安花”。体现隋唐神韵的长安塔,既保持了中国建筑的内涵,又彰显出时尚现代的都市风采。广运门、自然馆、创意馆、秦岭四宝馆,则利用自然地形设计建造,造型新颖,风格独特,既有古城传统历史文化内涵,又体现西安时尚、现代、绿色的城市魅力。在这里,全球珍稀植物和园林园艺植物花卉的新成果、新技术展示于众,陕西特有的熊猫、羚牛、金丝猴和朱鹮四兄妹在欢迎海内外纷至沓来的贵客。天人长安,创意自然城市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主题,让你在游览参观的途中处处可点可圈。

  笔者无意为世园会作额外的宣传,只是对其艰辛创业的过程略有了解,如今身临其境,更有一番感奋和豪迈。事非经过不知难。从创意规划到设区(浐灞新区)建设,从申办设计到具体实施,世园会的领导者、组织者和广大建设者,包括那些终日劳苦的农民工和离开故土的搬迁户,付出了多么大的心血、汗水和代价!十年磨一园,才有了“天人长安”的这一天。这是古城西安走向生态文明的里程碑,是新世纪科学发展的重大跨越和生动体现。站在繁花似锦、碧水荡漾、绿树成荫的世园会,展望已经开始实施的“渭河百里生态景观带”和秦岭生态保护的郁郁葱葱,不由得使人遐想联翩,心意绵绵。这真是古城的另一种神韵。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的真正主题是整个世界,是整个情感生活,而不仅在艺术之中,人们的美好生活最终要落实在“乐山乐水”、“物我与之”的天人关系中,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的调适与和谐总是在人与自然关系的大环境下协调一致、相互促进的。这便是中国式的宏大美学,也正是科学发展观的内在本质要求。今天的古城,正在告别污染,提倡低碳,崇尚绿色,回归自然,奋力迈向山水之城和生态文明。参天地而赞化育。这是一个时代的传奇,华夏古都的真正崛起,作为一个古城人怎能不感到由衷地喜悦和神往呢?

    说到底,我还是最喜欢《送你一个长安》。两年前看到保勤先生的这首词就为之一振,爱不释手,而今它已成为世园主题曲,唱遍了古城。这是一首西安神曲,唯有古城的生命才能凝炼出这段神韵。它古朴厚重而又大气时尚,深沉内敛而又豪迈开放,它是古城特有的人文性格,是古城人心灵深处的滋养圣泉。一唱数千年,唐风汉韵篇。长歌山水,洒向人间。“采些许诗意,观照明天”,“绘一幅蓝天,还有祥云一片”。向后看的抚慰和浸染,是为了向前看的“祥云”与“蓝天”,以诗意般的情怀去创造明天。这里最为核心与看重的,也是保勤先生指为西安精魂的,就是以人为本的“一城文化,半城神仙”。这八个字把我们从历史的烟波和春满家园中送上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这是神来之笔,也是人心之石。

  文化即人化,它是物质与精神创造的结晶。西安深厚的历史文化和现代科教高地是“一城文化”的有力佐证。上百所大学,上千所科研单位,数百万科技文化大军,在全国名列前位,在西安总人口中亦有相当大的占比。“半城神仙”便是这物化现象的诗意表达。但仅此一说还远远不够,它只是按知识科技的标准来做衡量,并未从精神文化的角度加以考量和阐释。我与保勤先生的交谈中一致认为,“神仙”须重“神”,从形而上的观点看,它更体现在一种精神,一种状态,一种情怀和境界,这个“神仙”有理想、有道德、有追求、有担当,他们正是古城文化与精神的中流砥柱,代表着古城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由是观之,罗天福就是“神仙”,《西京故事》里里外外有许许多多人已经或者正在成为“神仙”。文化需要创新和进步,神仙亦在不断变动和涌现。半城而不满,就体现了古城人永无止境的进取和追赶。文化育神仙,时代雄风展。这正是古城自强不息的精神所展现给世人的风范。

  《送你一个长安》,由此我对它有了更深的理解。长安不只是汉唐西安的称谓,现在古城的荣名,以形上性前瞻性的眼光看,它是长治久安、和谐发展、幸福家园,它更是无数先祖前辈、世代人民群众梦寐以求的期盼。人们满怀生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如同罗天福一家,为了自己的西京梦想。在经济社会转型,世界深刻变化的今天,我们还有许多差距和困难,要跨越更多的沟沟坎坎,理想的“旗帜”一时一刻也不能放下,它在奋勇行进的大军前迎风招展。加强民生与社会的建设,进行心灵文化与自然环境的重建,绘制一幅蓝天,播布祥云一片,争创美好的明天。从《西京故事》到世园会,我们看到了历史前进的步伐,感受到古城春天的神韵,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不太久远的将来,古城人一定会用自己的双手为中国和世界送上一个人文、绿色、繁荣昌盛的长安!  

  (转载自2011525日《文化艺术报》。作者本名刘维隆,系陕西省人大原副主任)

Copyright 2016 陕西戏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0929号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