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曲漫谈>名家评论

知识分子使命意识的艺术演绎 ——浅议秦腔《诗圣杜甫》的当代意义
时间: 2016-11-23     作者: 杨云峰      点击量: 259

       写杜甫难,关于杜甫的剧本更难,作为戏曲舞台艺术概念上的杜甫更是难上加难。一辈子充满矛盾而又矢志不渝地追求理想人格的人生阅历使得杜甫无论在舞台上还是在荧屏上都难以成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形象,然而这又是一个有良知的当代艺术家不能不说不能不写的人物。杜甫忧国忧民的人生忧患,杜甫“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古道热肠,“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的孤独和内心落寞,很难用简单的舞台语言或者形象概括这个被后世称作“诗圣”的伟大诗人。杜甫一辈子是在孤独和愤世嫉俗、颠沛流离、贫穷交加中吟诵着他的黄钟大吕,在追求理想的社会人生中走完的。正是因为他始终把自己的命运和民族国家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所以杜诗才具有了诗史的本质特征,杜甫本人才被后世称作“诗圣”。也是在这个意义上,表现杜甫的知识分子情怀和使命意识,表现杜甫始终矛盾、然而却始终没有丧失对理想的不懈追求,表现杜甫对其生存价值的思考和惶惑,就是新编秦腔历史剧《诗圣杜甫》的现实意义所在,也是剧作家探索和思考当代知识分子人生价值、使命意识的成功表现。

       秦腔历史剧《诗圣杜甫》以全景式的舞台展示,表现了杜甫艰难竭蹶的一生,也表现了开元天宝年间盛世之下掩盖的各类社会矛盾,杜甫从一个初出道时心雄万夫、意气风发、对社会人生充满渴望的青年,到一个处处碰壁、穷途潦倒、甚至饱经战乱而颠沛流离的老年迟暮,都没有放弃他对理想的追求,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这正是中国知识分子们毕生所追求的政治清明国泰民安,也是秦腔《诗圣杜甫》的精髓所在。剧作始终以杜甫诗作作为串联起诗人与时代的脉搏,并在脉搏的起跳点上展示人物丰富而复杂的情感激荡。杜甫的永恒魅力就在于他字字啼血、行行饮泪的史诗记述中,真实地记录了李唐王朝由盛至衰的全过程,记述了国家战乱给人民带来的巨大遭难,形象地表现了屡遭磨砺、坎坷不平、穷困潦倒的一生。剧作摘取了杜甫一生中几个重要回合作为展示人物悲剧命运的节点:长安十年蹉跎、“安史之乱”、羌村探亲、蜀中岁月等作为展示人物性格与命运的重要转折,而每一次转折都表现出杜甫对人民的满腔热忱,对时局对国家命运的深切忧患,并以深邃的洞察力和如椽巨笔写下的重要诗篇作为展示人物内心焦虑、抒发感情的爆发点,从而表现了一个知识分子对国家命运的深深担忧,也揭示了诗圣之所以能够成为诗圣的历史根源。

       黄钟大吕、悲情高歌是秦腔《诗圣杜甫》的显著特征,全剧弥漫的是悲怆萦耳的秦韵苦音氛围。在剧中,杜甫始终是以一个悲剧形象出现的,也是以一个充满忠君思想和报国情怀的正人君子、胸怀天下而又处处不得志的悲悯人物出场的。无论是长安十年的岁月蹉跎,还是安史之乱身陷囹圄;无论是小儿饿死之后悲怆天问,还是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仰天狂笑,始终充盈在人物胸襟的是报国热情和爱民情怀,激荡在人物内心的是对国家民族的忠贞和责任意识。虽然他处处碰壁,虽然一辈子也没能找到自己心中的清明政治和国泰民安的理想,然而不以己悲、不以物喜,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士人担当,始终是杜甫人格中最为闪光的亮点,也是使之能够成为后世推崇的典范的实质所在。杜甫的人格精神,无疑是千百年来儒家文化所造就的知识分子命运遭际最真实的映照,也是作家着笔最多的地方。尽管长安一梦十四年,尽管多年求官而未得,但是不改对朝廷的一往情深,不改对民众生存状况关心的一如既往,这即是杜诗中最具感染力之所在。正因为如此,在杜甫被安史叛军羁押,安禄山用郑虔画作、杜诗换取娇娘一笑的人生之大节的重要关目上,已经身陷囹圄的郑虔宁可不认杜甫也不愿出卖朋友,杜甫宁可装疯卖傻也不愿屈己而卖身投靠,娇娘宁愿破相也不愿为叛军卖笑这些情节的处理上,显示了剧作家对儒家文化的深刻理解,对杜甫儒家人格文化精神的高度赞誉。在剧作中,作者并没有把杜甫塑造成一个道德完人,也没有把杜甫塑造成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圣人,而是一个始终充盈着激情与冲动、木讷与敏锐、既浪漫但又现实的有着诗人气质的灵动的人。他既重视友情但也始终不失做人的原则;既重视夫妻之情与幼子的爱,也重视与娇娘的忘年交;既痴心于做官但是却对官场游戏规则浑然无知;既拥护王朝的统一和对安史叛军的切齿之恨,但又表现出对战争给民生带来巨大灾难深深同情,复杂的社会环境和坎坷的人生遭遇造成了他性格的多面性和复杂性,因而也表现出他内心深刻的矛盾心理。剧作家似乎并没表现主人公的完美无缺,杜甫行为的缺陷和行为的放诞也凸显了他政治上的不成熟。固然这种不成熟使他不能成为廊庙之才,但却成就了他作为诗人的品质。为表现杜甫对其妻杨氏夫人的一往深情和夫妻间的灵犀相通增添了一场看似可有可无,实则是最能展示杜甫为人夫的感情场面,尤其是杜甫给妻子吟诵当年所作诗篇《月夜》一诗时所显示的夫妻相濡以沫,柔情蜜意,使杜甫作为丈夫的形象高大而丰满。而老妻在他的吟诵声中阖然长逝,则更把杜甫的悲剧命运从其妻子身上展示得凄凉哀婉,催人泣下。如果说,全剧始终是以杜诗为主线,贯穿杜甫作为诗人不甚得意的人生曲线的话,那么这个情节的设置,则更加深刻地表现了杜甫丰富细腻的情感和对老妻的痴情,也使全剧洋溢着浓郁的人情人性和作为诗人的丰富感情世界。

       戏曲文学将历史讲述给人听,戏曲的舞台呈现将戏曲文学表现为审美的艺术样式给人看,因而戏曲的舞台表现始终是戏曲文学的最高表现形式。创造可看、可听、可以玩味、品味的戏曲艺术表现样式,我以为这就是戏曲艺术的最高境界。文学性、叙事性、故事性、抒情性的一以贯之,无疑是剧作的主要特点,而现实的细节描写和浪漫的故事构成,历史关目的真实和情节细节的虚构,使得其剧作既具有历史真实的荡气回肠,又有抒情浪漫艺术的柔肠百结,催人泪下。完整的叙事与浪漫的艺术表现相结合,使得秦腔历史剧《诗圣杜甫》具有了诗的品性,史诗的文化品格,因而也使得《诗圣杜甫》成为能够表现儒家文化人格与艺术审美品位相得益彰的舞台珍品,始终与人民同呼吸,始终坚守文人的精神操守和道德人格,这正是秦腔《诗圣杜甫》的当代意义所在。



Copyright 2016 陕西戏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0929号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