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曲漫谈>名家评论

成长之痛
时间: 2011-09-22     作者: 王战备      点击量: 885


   ——我演罗甲成的角色体会

王战备

  2010年底,我有幸被选中出演《西京故事》中罗甲成一角,这让我非常激动,兴奋之余不免有些不安和担心,我要演的是一个十八岁到二十四五的“农二代”,而我现在实际年龄已经到了不惑之年三十九岁,我能很好的完成这一角色吗?

  我演的罗甲成要经历成长之痛,最后甚至把父亲逼到了崩溃的边缘,戏份很重,我感觉压力很大,俗话说每演一个角色,都是一次从山脚到山顶的攀爬,只有勇往直前才会领略到无限风光在险峰,才会在攀爬中成长,只有忍受这种成长的苦痛,才能蜕变。抱着这个信念我开始一遍又一遍的琢磨剧本,每看一遍剧本我都潸然落泪,久久沉浸在剧中人的喜怒哀乐中,不愿意走出来,曾经的我也是一个从农村走向城市,一步一血泪融进这座城市的庄稼娃,曾经的我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抗硬性子倔巴男,我的父辈也是辛勤劳作为儿女而活的最朴实的农民。

  第二场戏要暴露罗甲成性格当中不成熟虚荣的一面,我对姐姐捡垃圾感到丢脸,在自己爱慕的女生面前不愿意承认自己家庭的窘迫。第三场我感受最深的是数钱这个片段,当揣着父母亲一分一厘攒下来的沉甸甸的钱袋子,去为自己闯的祸交钱时,我试图逃离,但现实是残酷的,必须面对,我即使认为自己打金锁没有错,但是必须为此付出惨重代价,这已经为我后边的出走埋下了伏笔。

  第四场是我的重场戏,可是在演向童薇薇示爱这个片段时,我怎么也找不到感觉,查明哲导演和张平导演给了我很多的启示和帮助,他们设计我和童薇薇用一本书连接的舞蹈来巧妙传达这种微妙的感觉,这样一来戏曲化了,我以前古典戏的功底就显现出来了,动作自然后情感也流畅了。但是剧情在一瞬间陡转,爱情遭拒,自己不择手段竞争学生会主席团的“事业”也崩溃瓦解,对罗甲成这种极度自尊的人来说,是一种人生信念的轰然倒塌,当唱到“西西弗斯巨石推上又滑落”时,说实话我开始不太理解西西弗斯巨石的意义,我就上网查,知道西西弗斯是古希腊的神话人物,看完西西弗斯的故事,我恍然大悟,每次在唱到这句时,我就在心里体验一次人生希望巨石竭尽全力推上又陡然滑落的巨大失落和崩溃,这种情绪也反映在我的唱腔上,前半句高亢后半句低沉。为了能和城里人一样平等,罗甲成也恨自己不能一夜致富,一夜翻身,恨命运的不公和对自己的无情作弄,有自尊才会有痛苦,肉体上的痛苦都可以忍受,但是精神上的痛苦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这会儿的表演很让我伤脑筋,我不断的想像一个20岁的青年精神受到重创后的反应,有时候想得快神经质了,终于找到这种不想见天日的感觉。

  第五场我被父亲找回来了,但是我就是不肯给父亲认错,当母亲取出父亲脊梁的图片,我在表演时尤为心酸,这是全剧一个矛盾的高潮点,父爱如山,当伟岸的父亲跪在自己儿子的面前,全家人全部都跪倒的时候,我开始慢慢觉醒,直至东方老人的方程式,使我彻底醒悟,是呀!我没有关注父辈们诚实劳作的身影,我只是一味抱怨社会的不公,竟然忘了凭劳动获取回报最是立得稳、靠得住、扎得牢这个传家宝。罗甲成终于找回了自己!这成长的痛苦是如此之大,我也在表演中受到了莫大启迪,这是千金难买的感悟。

  当然我的表演还不成熟,自己感觉还没有完全放开,情感发生剧烈变化的时候,表演的张力还不够,我会继续钻研剧本,虚心听取各方意见,暗下功夫完善表演,塑造属于自己同时扎根在观众心里的一个“罗甲成”。通过第一轮的演出,每次看到观众的热烈反映,我都经历了一场灵魂洗礼,我爱罗甲成,更爱养育罗甲成的父亲母亲姐姐,深深感谢《西京故事》让我完成了一次成长的蜕变。

Copyright 2016 陕西戏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0929号 技术支持:网是科技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手机版